丧礼

丧礼

丧礼到某个年纪泪水渐渐隐去来客已习惯为岁月送行像复诵往生咒的僧侣纵神香肃穆大人阔论如遍洒的花生壳小孩嬉戏笑倒坛…

中年无梦

中年无梦

这是《 中年》系列里5篇中的第5篇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变成蜘蛛侠,打倒邪魔,拯救万民。上了小学就知道是不可能的了,那篇我的志愿你都写了什么?是画家、…

谁是渣疤郎
|

谁是渣疤郎

人生问题纷杂像刮不尽的胡渣才刚剃了又往脸上爬 你看不到他的伤疤只想括他两巴 廊里个郎 廊里个郎为了吃呀为了串揍…

中年失手

中年失手

这是《 中年》系列里5篇中的第2篇

在我定义里头的男人中年危机有点不太一样,不是因为变老变胖而自我怀疑,这些变化虽不可逆转,但至少还能靠努力减缓,…

等过午夜

等过午夜

原来是深险的峡谷崖壁嶙峋长河汹涌沟渠里渐渐有了时间的声音腥臭扑鼻明知是刻舟求剑仍暧昧地在砍不断拦不住的长流标下…

中年失志

中年失志

这是《 中年》系列里5篇中的第4篇

中间,是个让人迷茫的位置。在起点就得起跑,就算不知终点为何,但你知道开步就对了。在旅途后段看到终点,往它走去便…

无可逆向的岁月

无可逆向的岁月

看到这两天疯传的Kelisa逆向行驶视频时,我的反应和大多数人一样,是惊怖和愤怒。你经验过在大路前方突然有车迎…

美丽与哀愁

美丽与哀愁

最美丽的人总在黄昏面前走过,走过的时候总会驻足 抬头看落叶纷纷的季节 那片轻轻滑过脸庞便沉落于故事外的叶吹起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