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圆有余,分贝人生

团圆有余,分贝人生

新加坡的语言生态是很奇特的,一岛华人,英语挂帅,然而英语不纯不正,是新加坡人“引以为傲”的新版英语Singlish,夹杂厚重的南方腔调,还参杂福建用语…

如果花踪不办了

如果花踪不办了

作家是不是为文学奖而写作呢?当然不是。就算没有萝卜般的奖项,写作人还是会自我要求,交出好作品。但你不能否定一座花踪文学奖铜雕的魅力,它象征的荣耀能给予…

嘛嘛档之辩:子非鱼

嘛嘛档之辩:子非鱼

我从中学开始就觉得庄子超无聊的。大家都説他了不起,我當然不敢衝撞權威。也有長輩說年輕人讀儒家,道家的東西要老了以後才有所領悟,也許我還不夠老……
華文學會站起來

華文學會站起來

如果馬大凍結的不是華文學會,是地理學會,華社會不會有這麽大的反應?大概不會。因爲表面上看起來,就是代表政府的馬大,打壓代表華社的華文學會,學會是und…

书展还有什么意义?

书展还有什么意义?

我大约在五年前开始怀疑本地书展还有什么作用。

书展曾是爱书人期待的盛事,现在也暂时还是吧。万千书籍齐集一堂,各家展商竞相折扣优惠,读者尽情泅泳于书海,寻…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