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中得序

乱中得序

日前拜登、辩论,拜登言辞含糊,老态尽显,媒体称之为性失误。人民对拜登的精神状态早已存疑,拜登团队本想借此次辩论洗清谣言,结果反给大家印证了拜登垂垂老矣的残酷现实。《纽约时报》甚至直接呼吁拜登要救国先请辞,让路给能够对抗特朗普的新人。

特朗普一个狂妄自大、满嘴谎言的自恋狂,居然能以带罪之身再次成为总统候选人,罪名还是给色情明星遮口费后做假账,待审之罪还包括侵害人民权益。竟然有足够多的支持者,给予他足够大的支持,让这号人物成为足以威胁现任总统拜登的劲敌。这么说来,美国制度究竟是否存在着大毛病?

我在美国求学时曾修人工智能课,其中一门技术叫基因演算法,通常用以解决组合优化的问题。一般上我们要寻找答案都习惯用线性的逻辑推论,借我当年的功课作为例子简化来谈:假设有一片长方形的原料,需裁剪出多个圆形、椭圆和三角形的部件,怎样排列才最有效益、最节省原料呢?


因为部件形状之间不能紧密结合,必有浪费。若利用逻辑思考过程是这样的:先选一形状排在原料一角,然后在它旁边排另一个形状,继续,一直到挤不下为止。然而这就是最好的排法吗?难说,因为可能性实在太多。

基因演算法则不用这种按部就班的逻辑,它模拟自然界生物进化的过程;每组排法当成一个“基因”,每个基因导致的原料浪费率是“成绩”。一开始时随机排列要裁剪的部件,然后让基因之间“互换”,形成新“世代”。如果新世代成绩减退,可舍弃之;若成绩进步则保留,再进行下一回合互换形成另一世代。

这过程就像“适者生存”的进化过程,看着混乱渐进成有序,十分奇妙。最后产生的答案并不是最好的,因为只要你给演算法更多时间,答案就可能进步一点点,并没有真正的”最后“,答案够好就可以验收了。美国民主有点像基因演算法,社会在优化的过程中总会产生糟糕的世代,但没关系,过去特朗普搞砸的事,有拜登收拾残局。就算真让特朗普再搞砸,那也只是暂时的阶段,不会恒久。比起独裁专政,这样的混乱美丽多了。

2024. 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