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阶段,我会离EV远远的

在这阶段,我会离EV远远的

我知道,我一年前给朋友建议过首选EV,我也说我的下一辆车也“无可避免”是EV,但经过一年后我觉得能免则免。吓到我改变主意的,是开Tesla的汽车戴祖亿。

参考他发布的驾驶经验,如果我要从吉隆坡开EV到新山,得为里程做的计算够我考到数学博士了。全程战战兢兢,太快会耗电,续航里程会往下掉,搞不好到不了充电站。我要规划的事情够多了,开车应该是说走就走。

政府扬言2025年要建一万个充电桩,这是几年前就讲过了的,现在依然只有2千个。参考过去资料,在2023年11月时有约 1,400个,也就是说平均每月增加150个。到2025年12月,22个月后,能增加到5千个充电桩左右吧!

就算真的做到一万,还是无法解决充电缓慢的问题。大多EV能在半小时左右充满80%电力,但汽油车添油只是几分钟的事。戴祖亿说,如果能在家充电,问题解决大半,住在公寓就难了。虽说我住的公寓设有充电桩,但每天回家都看到邻居的车占着位子,充电也要排队;待充电满了,他又得特地从家里下来把车驾开。

EV的维护也让我不安。我的汽油车不一定要靠原厂维修,技师多得是,因为有竞争,价钱也公道,但谁能维修EV我就不确定了。根据路透社去年三月的报导,大多数EV的电池是无法维修的,其成本占全车一半,万一电池损坏,保险公司唯有报废整辆车。

去年在温哥华,Hyundai IONIQ车主Kyle Hsu损坏了汽车底盘,维修费居然贵过车价。你也知道大马路况如何,EV就像摩托,一个坑就可以让你扑街,这不是噩梦是什么?还有这半年来在大马发生的两宗EV着火事件,更让人不安。一宗发生在柔佛 Benz EQB充电时起火;另一宗在蒲种,是Tesla Model Y。

这下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政府甘愿免税甚至贴钱求你买EV,不贴钱我哪要考虑这麻烦的东西?免税的EV看来便宜了,其实是错觉,因为大马车价向来因税务而偏高,如果汽油车也免税,谁会考虑EV?我对EV的未来失去信心了,饰演Mr. Bean的喜剧演员Rowan Atkinson说生产EV并不环保,他觉得被骗,有消息说市场可能转向氢能汽车,静观其变吧!幸好那个问我意见的朋友没听我说,买了汽油车。

2024.03刊于车天地

(图片来源:Paul Tan)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