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无用

中年无用
这是《 中年》系列里10篇中的第9篇

有接近大半年,我“假”上班。回到公司打开电脑,没干什么,只读网路笑话。没干什么,因为不知道干什么才能让改善事业。突破那个瓶颈之后,没再容许自己掉入这样的多巴胺坑。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今天,我看着一些同龄人陷入这样的坑。这个年代的中年人,比过去任何一个年代都尴尬,因为科技随时可能抹杀掉整个行业。以前仗一技之长可终生受用,今天未必了。

比如平面设计,设计师得和Canva的无数模板竞争、和生成式人工智能竞争;比如司机,可靠的全自动驾驶可能在十年内就会发生;比如写作,人工智能已能取代部分刻板的;比如营销,传统媒体何曾料到自己会从主流变成“传统”?怎能想象今时今日一个网红的触及率会大过一家媒体公司?


那些人十年、二十年前开始努力,也许曾经小有成绩,于是沾沾自喜,停步不前,时代的暗涌便悄悄侵蚀奠下的基石。你以为过去的贡献、今日的地位应该得到起码的尊重吗?某日你将赫然发现自己不过是旧时代的遗物,是体制的寄生虫,在年轻人眼中就是个屁,在有进取心的老板眼中是绊脚石,包容你存在只为情面而已,而情面迟早会消耗殆尽的。

那些人,有些知道自己已然无用,有些还懵然未觉,但都一样在的中间不知下一步怎走,过着没有成就感的人生;“所幸”在这个速食时代有社媒和手游,有太多的网路娱乐刺激分泌多巴胺,在百无聊赖时“拯救”他们;就像我当年迷茫时,靠网路笑话消磨人生那样。

然而并没有人阻止我前进,我是我自己的阻力,那阻力的名字叫做自尊心;人到中年,没法放下面子,承认自己所知已不如新人;没法把自己当作新人,从头学起。其实作为具备更多经验的旧人,要学什么都应该是事半功倍的,就看愿意不愿意先自行消灭自尊心。

最近我在酒吧表演脱口秀,那个环境不同于剧场,我是点缀,不是主角,大家陶醉于和朋友嬉闹,有时会听我说话,哈哈大笑,笑完了又回到原本的聊天。我是没必要接受这项工作的,在我自己的舞台不是很好吗?何必面对陌生环境的风险?

但我却非常向往这样的机会,且十分感恩。我就是要让那种喧闹磨掉主角无谓的自尊心,于是我的技艺提升了几分,我的心志坚强了几分,观众的笑声让我确知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走下台时,我觉得,我还真他妈的年轻。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