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说警察没做工

莫说警察没做工

“警察跟我说,拜托别再责怪警察没做工啦!”阿维是政党工作者,常为民众和警方打交道,某日一位警察朋友向他吐苦水。他这么一说我就有共鸣了,最近我遇到一些状况必须向警方备案,我没什么损失,不算大事,但当天两位警员至少给我打了五通电话跟进细节,我是有些感动的,服务和效率还不错呢!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警方没做事,其实警方有苦衷。比如我老觉得知道了诈骗来电和账户号码不就能逮到贼头吗?可是账户却未必和打电话的人有关,并没有足够证据提控;而且来电源头我们如今知道了都在国外,也就不在本国警方权限之内。若彼方警察不合作,我们也没辙。又比如性骚扰之类的案件,往往很难证据俱全,加上受害人、证人未必愿意合作,警方也没法提控嫌疑人。

警察是得按规矩、照法律办事的,罪犯却不必。我记得看过一部港片,古惑仔挑衅警察:“法律是保护古惑仔的,因为你们照什么规矩办事我们都事先知道,绕过去便是。”


同理,最近阿末扎希40条控状表罪不成立,法庭也是按规矩、照法律判决的。民间有些人失望归失望,但必须尊重这些程序,因为这些程序的存在除了为把坏人绳之以法,也得要保障无辜的人不至于草率定罪。如果你愿意去读一读法官判词,就会发现整个过程何其繁复,比如说控方说的信封装不下巨额钞票,绝不像电视剧中包青天请出狗头铡那样简单。

这回民众失望的控诉并没有泛滥,相信是因为纳吉罪成大大提升了大家对本国司法制度的信心,相信法庭公正不阿,不轻易容许政治干预。诚如赛沙迪所言,若我们相信先前定罪是公正的,那么也应该相信无罪释放也是公正的。法网恢恢,上得山多终遇虎,何况那些人家里都是金山银山,老虎应该很多。

然而这体制仍然有破绽,总检察长由首相献义元首委任,他可提控也可终止诉讼程序。如果下届大选我们容许贪官当道,那么他们就可能任用亲政府的人当总检察长,然后粗暴地撤销诉讼。故此,我深觉眼前这届大选至关重要,希望新政府能改革制度不足之处,我国能不能在国际上重新抬头挺胸就真的是ini kalilah。警察有做工,法庭有做工,人民也要做工了。

2022.09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