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 and white plastic bottle on brown wooden table

姜汁和圣水

丹州议员希尔米阿都拉建议提供病人诵经加持的解毒水沐浴,作为附加疗法。这样的建议当然会惹来嘲讽,希尔米显然知道自己的建议像什么,他补充了几句,病人还是得服药,而且必须科学地比较治疗前后的效果。他讲到还真的做到,送上十箱圣水到隔离中心。

取笑他的人认为他无知,我看到的也许是无助,和许多人目前的心情不无相似,我们只能静静的等待疫苗吗?据报导希尔米也是伊斯兰医药协会的治疗师,会有这样的提议也不意外,是不是多做点什么,就能让疫情改善一些呢?


你有没有收到过那则广传的音频?某大叔说朋友确诊后喝姜汁之类就病愈了。你也许很明智地斥为无稽,但转发给你的那个人显然以为这资讯有价值,尽管它和喝温水的效用一样。如果那位姜汁大叔是名人、议员,新闻就上报了,然后人民又揶揄一番;但他不是,姜汁和圣水的差别只在这里。

luopan, fengshui, compass
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信仰系统”

在讥笑他人迷信以前,先想想自己。我们的“水”也不少,像道士的符水、呃你十年八年的风水,每种文化都有一套自己的“信仰系统”,除了为这个无从预料的随机世界提供安慰人心的解读,也让人觉得可以掌控未知,给予一些安全感。有时候亲友花钱买了个水晶什么的,就算你不认同,你也会这样解释:买个心安。

比起圣水,也许一些商家推销的“防疫”商品更应受批评,比如去年在某校使用的防毒通道,又比如那些能消灭病毒的冷气机。厂商当然不会写明是对付新冠病毒,好绕开所有法律责任,但顾客为求心安还是会买单。情绪放中间,理智摆一边,此刻乃人之常情。况且大多数人的物理常识都还给老师了 —  还记得很多年前的能量水吗?厂商不知道卖了多少部滤水器。记得有一阵子许多人相信日本作家江本勝的说法,水分子结晶会对外界信息反应变化吗?不知作者买了多少本书。希尔米至少还是出于善意的。

此时疫情肆虐,正是最多人感到彷徨的时候,就算希尔米的办法无实际效用,但也许还能让穆斯林病患得个心安。我们心底也知道姜汁、符水不科学,自不会公开倡议,这是希尔米唯一不智的地方。卫生总监诺希山也是穆斯林,他不能直接批评希尔米的倡议,只婉转地说必须要科学地试验,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换个角度看,希尔米还真勇敢,有哪个风水佬敢公开说把这个八卦放在那个角落可以防疫?

2021.02刊于中国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