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声齐发,有笔如刀

埃及某处监狱,囚禁了位诗人,他的名字是加拉尔(Galal El-Behairy)。500天了,他的罪名不是杀人也不是放火,而是侮辱军方、散播假消息。他做了什么坏事呢?写了首”反动“的歌,出了一本关于女权的诗集。我搜了一下,全世界中文媒体几乎没提过这件事。远在埃及的一位诗人,和东方的中文圈没有交集,自无人关注,任刘晓波病死狱中的中共政府当然更不让提起。我又从何得知呢?
 
认识伯尼斯(Bernice Chauly)是几年前的事了,她是我国著名的英文作家,当时她在操办乔治市文学节。如果如果你对此文学节陌生,那也许是因为那是以英语为主要媒介语的活动,消息不常在中文读者群中出现。你去谷歌“”,我的文章居然出现在前十笔,就知道本地中文圈对它的报导有多贫乏。
 
这的确是个世界级的文学节,主题尖锐,全球作家汇聚交流,就是没有马华作家罢了。后来曾翎龙、陈翠梅和我几位写作人去向伯尼斯投诉,前因后果在我的旧文有写,你就谷歌“乔治市文学节”。总之,从那一次起,文学节没有忽略我们了,我也因此和伯尼斯成了朋友。
 
伯尼斯去年开始和我联络,想创办国际笔会(PEN International)的马来西亚分会。我作为一个固步自封的马华作家,一时不明白她的用心。华人作家有马华作家协会了,马来作家有马来作家联盟,需要再立一个“红毛”作家协会的山头吗?自然不是,伯尼斯会找我,就是因为希望创会成员中有不同背景的作家代表。
 
国际笔会于1921年在伦敦成立,至今在全球已有逾百支会。PEN的三个字母原本代表诗人(Poet)、散文家(Essayist)、小说家(Novelist),后来连剧作家和编辑也包含在内。文人的协会鼓励文人交流是必然的,最珍贵的还是笔会宪章中的精神:捍卫言论自由、思想自由。要成为会员,不论是否作家,先得签下这份文件。
 
国际笔会长期关注受压迫甚至被谋杀的作家,比如埃及诗人加拉尔。若不是因为笔会,我还不知道埃及政府打压言论至此。各地笔会不只为作家发声,还有运用其影响力给与实际援助,甚至安排政治庇护。文人早就不再”手无缚鸡之力“,众声齐发还真能有笔如刀。马来西亚笔会的第一次公开会议刚刚举办,附属国际笔会的马来西亚笔会如果顺利成立,便能借助母会的国际力量,不必单打独斗。做的不只是推广各语文学而已,也包括监督政府,维护言论自由。同是文人,怎么我就不曾有过伯尼斯的视野呢?实在让我感佩不已。
 
不知道加拉尔的命运接下来会如何,有笔如刀也无法劫狱,但至少多让一个人知道,多半分力量,未来或许就少一个受害作家。马来西亚言论尚算自由,但也不无隐忧。第二次笔会的公开会议在八月,无论是不是作家都欢迎参加,给所有关心言论自由的人民。
 

2019.07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