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书院的LED

约30年前,动地吟的前身“声音的演出”便是在陈氏书院办的。月光下诗人傅承得、游川等对着两百观众吟唱家国诗曲,吟到痛处潸然泪下。若今天再办,月光变成闪闪的LED,大概哭不出来,因为欲哭无泪。这已不单纯只是品味的问题。

81458_G_13316718623322008年有一场动地吟在柔佛古庙举行。1991年华社以身躯捍卫不了的那座山门,经已重建。参演的诗人林金城对古迹颇有认识,曾著书《十口足责》。“古”为“十口”,有众人之意;“蹟”从足部,有行动之责,此书旨在传扬维护古迹乃大众责任的讯息。他低声对我说,山门砖瓦的用料和颜色都错了,那120年历史已经模糊。

这也不是特例,我曾随金城走访一些古建筑,他频频指出修补处的错误,可惜我不是专家,听了也一知半解。值得大家关注的是,究竟有没有人意识到这些古迹的文化和历史价值?修复时,雇佣了哪些专才?是真的在修复,还是在补补贴贴罢了?

据报导说,前隆雪陈氏书院宗亲会会长陈瑞悊的反应是这样的:难道外界讲陈氏书院的修复工程破坏了古迹原貌,就不进行修复吗?这些都不姓陈的人在讲闲话,难道就要听吗?

如果陈瑞悊真的这样说过,那么请问“破坏”古迹原貌的工程,还算“修复”吗?我知道也许我们这些不姓陈的外人意见都不专业,可是我们还有common sense,知道古迹原貌没有LED(夜总会原貌有)。我不知道建筑物本身的修复工程有多精确,我们也不应该否定筹委会的付出,但就好比修复一座威武的关公像吧,无论多么神似、无论多么威严,你最后给它戴上米奇老鼠耳朵,就破坏掉一切一切。

陈氏书院的历史不巧也是120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若说它是属于姓陈的,你的陈姓邻居坚持为房子装LED,你奈何不了,也不关你事。但若说它是受保护的文化遗产,那么它就不只是属于姓陈的了。外国人看到,讥笑的不只是姓陈的,而是觉得整个马来西亚华社都缺乏古迹保护意识。

撰此文时还听说坚持不拆LED,不姓陈的意见不能听,LED是要方便大家在夜间发现陈氏书院。难道他们还停留在上一个世纪,没听过GPS?

2017.8.22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