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谈生存


很多话都在我背后鬼鬼祟祟的响起,我是听不到的。没几个人会站在我面前,说:你这么做,不好。够朋友的朋友听到了便转达给我,外界有人说周若鹏等接手大将出版社以后,便“沦落”了,大意是说我们在做庸俗的书。

我窃喜。

这小撮人看着大将一路走来,是疼惜大将的。认同我,最好;不认同,我窃喜。为什么呢?因为这表示大将真有不同面貌了。我厌倦了旧有的经营模式,犹记得当初欲投资大将时,某董事半开玩笑的说“你当作做慈善”。这些人不认同我,是希望公司继续是个慈善机构吗?他们每年买两本书“支持”我们吗?

有人支持当然还是很幸福的,但这样的支持毕竟是杯水车薪。他们所谓的“不认同”,其实只是怀旧,他们怀念的那套东西,不能让同事过更好的生活,不能准时付还版税给作者,不能准时还钱给供应商,不能提供读者需求的内容。我窃喜,他们不认同,我们就有希望。

我所期待的支持,不是对出版社而已,而是对作者。出版社本来就是个为作者传播内容的平台,读者真正关注的是生产内容的作者。如果出版社营运得宜,所选内容皆优质,仍旧能建立读者信任的品牌,但作者始终都是主角。读者买书,是因为喜欢作者和内容,不应该是因为同情社长。但非常有趣的是……

大将出版的书种,其实没什么改变。这是个综合类型出版社,以前出文学、财经、旅游、娱乐等等,现在也是,数量比例每年都稍作调整。因此,不是在我手中才出现“庸俗”的书,向来都有一些非文化殿堂类的书籍。那么,这些人看到的差别究竟在哪里呢?差别在行销。

我们开始强推普罗大众需求的书籍,因为资源有限,所以只能选择投资在能带来回酬的书种。这些书曝光比较多了(也卖得很好),于是,这些人再没有明显的看到他们期待支持的书籍。以前是什么书都没有行销,现在是有的书有,有的相对少,但其实什么书都还在做,包括文学。比如最近我们筹划几本文学作品,作者都不必出资也无须包销,出版社全面负责。那些批评者只看到一面,怀旧的那一面,迂腐的那一面。

我们还穷,没错,但总不必到处跟别人说:我底裤破洞了你要不要看看?要不要买两本书好让我有钱买新底裤?我还是可以衣着光鲜的、有尊严的好好工作,推销好书,让大家看到生机的一面。生存这回事,出版社十多年来都做得很好。我不想再这样“生存”下去,该起飞了。

 

2016.07.25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