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儿子的前程

两个儿子的前程

兹行五岁多,一天被督促做功课,想玩电脑游戏但不成。他说:“我要写诗!”

妈妈问:“哦?怎么写?”

他居然开始自言自语的推敲起来:“要做的事不能…不,该说不可以…不应该…”后来的成品如下:

要做的东西不可以做

不可以做的东西现在就做

烦死人

问他“题目呢?”


“做功课。”

这个儿子牢骚多,可能会当诗人。


兹乐快三岁了,父母总喜欢在这阶段问些挑战孩子智慧的问题,比如:“爸爸和妈妈谁比较帅?”

兹乐笑着指向客厅另一边的婆婆。答非所问却不离题,也没人能抗议,谁敢说婆婆不是最帅的?

“那么爸爸、妈妈和婆婆谁最可爱?”

兹乐笑笑指指自己的鼻子。


这个儿子可能够资格当政治家。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