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远如斯

总有不知晨露易逝的虫子
像迷路旅人,在一茎荒草的时光
如梦徘徊
忘了昨夜有雨,路已湿
此去难行

我的地图遗失,仅握着一则预言
那也许是神的遗诗
隐示你奔往阳光的足迹
而我还在原地解题
不知爱情在原点解体
如已逝的露水

路远 不远 若每步都是尽处
旅程不断开始结束
我岂非旋风中的蒲公英
从千百个视角看你的背影
消失不留一丝

终能前行时太阳或已沉没
无从追踪你的位置
仅留下这月夜奔驰的疯子
遥远的名字在每寸旷野绵密地轻唤
如雨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