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不说笑

我以为阿斯拉警长和我一样,觉得这是天大的笑话,传召我到警局协助调查,不过例行公事,向上头交代做做样子。电话那头他语调友善,我还想单刀赴会就行了。我做了什么事?不过在脸书分享了一则笑话,千千万万则笑话中的一则。当然,不说你也知道,这笑话踩到谁的尾巴。

“最好有律师陪同。”律师朋友劝告。想想也是,生不入官门,尤其这里的官门,更不该掉以轻心,我便请同学陈博雄律师帮忙。幸好。

不不不,我不是要告诉你警局如何黑暗,正好相反,里头十分明亮。阿斯拉警长相貌粗犷,和他电话中的温文联想不起来。他始终客客气气,依照程序告知是在干扰社会安宁的条文下调查,还有我的权利。博雄叮嘱我针对问题回答,问话开始,警长在老旧的电脑上做记录。这是侏罗纪时代的电脑,捐款都亿万了,怎不叫我赞叹国家如此节俭?毕竟打字记录这种简单的工作,旧电脑应付有余。

“请简略介绍自己。”我大概说了。

“通常用什么工具上网?”不就那些。

”你为什么写这样的博文?有何居心?” 我顿时语塞,因为笑话不是我写的。博雄及时提出修改问题,是“转发”而非“撰写”,幸好有他在注意这些细节,也能果敢要求。警长通情达理,跟着修正。

过程中我发现一件事,警长和相关官员态度一点也不马虎,不似我原先想象的为交差而已,而是十分认真的追究这天大的笑话。如果他们同样的认真对待其他事情,那该多好。我想起约莫十年前车子在SS2遭破镜偷窃,上警局报案。警察问:“损失了什么?”

“记速表,大概还有些零钱。”

“车停在哪里遭人破镜?”

“噢,就在距离你警察局一百米的地方。”

他眉头皱了一下,摇摇头。我也没指望破案,毕竟盗窃是小案子,警察忙着大案子,比如这些干扰社会安宁的笑话。警方收取我的手机以助调查,我只好全面合作,心里担忧传笑话给我的朋友可能惹麻烦了,尽管想不起谁传来的。谁记得呢?每天睡醒都有一堆。

我对警方的态度和效率,就这个案子来说,相当称许。问题是,为什么是这个案子呢?频生的劫案,干扰我的安宁;不断的丑闻,干扰我的安宁;剧滑的马币,干扰我的安宁。如果这事上庭,有没有一千个读者肯为我当证人告诉法官,这笑话不干扰我们的安宁,它是我们生活的调剂,平衡愤怒而无助的心灵?

我国盛产橡胶、油棕、锡米,还有笑话。那么多,总要出口的。

2015.08.17 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