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商

沿夢土脆弱的彊界
眼睛每晨在撕裂中驚醒
靈魂的凌遲逐日施刑
右手持刀,左臂袒露
割下的清淨無血但痛入心肺
著落我心系的土地即焚作焦黑
欲逃卻被河山圍堵,逼看群鴉爭食的
還算不算自己的魂
我撕下一頁詩賄賂天氣,走入炎陽
沿街向影子高價
兜售詩集

只影子買得起,炎陽下如黑洞的鬼魂
在凡人視而不見的空間狂吸養份
城市在信用卡廣告的催眠中消費自己
大道的路人著五彩衣裳愴惶走避將道破真相的詩人
而我所尋的只是那相同的黑影
售以斥責黑暗的詩篇
我知道只牠會購詩以高價
且每晨醒來重覆細嚼每一個字
沉思謀算  然後發噱冷笑  再束之高閣
我尋相同的黑影﹐售以斥責黑暗的詩篇
換取我自己的
五彩衣裳

我穿起彩衣還能在繁擾的街頭
激昂的朗讀牠的罪行
有人不屑而離去﹐有人駐足聆聽
有人微言﹐有人怒罵﹐卻沒誰願和應
過路的僧侶誦讀和平的經文
樓上的妓女開始淫亂的吟哦
轉眼淹沒卑微的聲音
我在無盡的寂寞中想起
和魔鬼簽下那古老的合同

夜裏我還得寫詩﹐在縫合的傷口中睡去
在安靜的夢土我復元﹐繼續
翌日的凌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