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风水佬不共戴天
鸟话连篇

我和风水佬不共戴天

“你男友今年会破财!” “蛤!能怎么化解?” “要化解,必须先主动破财,叫他把钱都先给你。” 此后,我和风水佬…

损友之必要
鸟话连篇

损友之必要

自小师长就教育我们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再强调良师益友有多重要,但我后来发现损友在成功路上也可扮演举足轻重的角…

真爱……呕!
鸟话连篇

真爱……呕!

什么是真爱。对一个超过三十岁的男人来说,对一个麻甩佬来说,这是个无比肉麻兼无趣的问题,只有在迪斯尼动画里出现时…

为什么我就是不肯戴眼镜
鸟话连篇

为什么我就是不肯戴眼镜

我大约二十岁时不知何故走入一家眼镜店验眼,才发现自己有远视、散光的毛病,于是就配了一副眼睛。说不知何故,是因为…

执念是心魔
鸟话连篇

执念是心魔

前阵子有一个人在我们家门外开骂,连续骂了几天,骂得屋内的人心惊胆战,但我们害怕却不是因为他骂我们,而是因为他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