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未至

春未至

一只 鸟儿僵死在雪里 鸟儿,春未至实不该匆匆归来冬日 纯为偶然像旱季的骤雨甚至是蓄意的谎言引出无知的大意高歌然…

三稜鏡的自述

三稜鏡的自述

所有颜色 因为妳都庸俗了存在 只为分析妳郁蓝背后的火红 但紫是妳的保护色啊我注定只能在防线以外倾倒和跌碎一生 …

驼鸟

驼鸟

太馋 囫囵吞史鸟族遂唯它肥大圆滚愤怒的记忆却太呛吞不下的都隔夜成穷追喊打的梦魇 而这鸟,飞不起却能高速奔驰再不…

旧作不旧

旧作不旧

有时自己写过的东西,也会忘记。最记得第一次的花踪文学奖是怎么得来的。截止前几天,我在临时抱佛脚。在电脑里翻找未…

那些即将发生的旅程
| 散文

那些即将发生的旅程

我深深吸一口气,摇摇头,知道自己断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最初收到郑秀兰女士大作时只有三篇,读了一篇便知无法抗拒,…

无诗(之二)

无诗(之二)

也许遗落在草木溪涧绿茵间嬉戏的精灵偶然拾起或酩酊于山色湖光一不留心轻风路过就悄悄捎去皎月底仍苦苦搜寻是不是已破…

节奏

节奏

春季是狡猾的舞者灵巧的灵巧的就把女人舞向那花香鸟语我匆匆的赶入风雪不经意踏碎了凝霜的枯叶 叶碎啊那脆弱的音乐清…

无诗

无诗

妳拂袖 一下美绝的动作竟把日月星辰尽收袖里夜因此汹涌而来被黑暗淹死的意识漂荡成面目模糊的浮尸 今夜无诗想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