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仍旧是“嗌交”媒体

社交媒体仍旧是“嗌交”媒体

国家元首苏丹依布拉欣提醒人民莫用社媒攻击别人或揭人隐私,制造纷争。陛下的劝谕用心良苦,然难逆大势,因为社媒是靠制造分化与纷争赚钱的。我会这么认为,要从培永说起。

我去年因出版社活动才知道培永,那时他已拥近百万粉丝,很红,不管办什么表演都座无虚席;但在活动之前我竟对此红人一无所知,他从未在我的社媒上出现过,因为演算法认为我对他不感兴趣。同样的,许多红人如秋雯等等,我要到最近因为需刻意搜寻才知道。那时候,我才深感演算法分众化的影响。

社媒的主要业务是广告,你逗留在平台越久,就能看越多广告。社媒平台深知用户爱看符合喜好的东西,它就重复地喂你这些;有相同喜好的人逐渐形成同温层,相互说一些彼此都认可的话。能方便地看到喜欢的内容,这功能本是好的,但倘若社媒变成唯一资讯来源,没有陌生的声音挑战既有认知,久而久之思想难免会变得狭隘。


对比“旧时代”的报纸吧!打开报纸,读者其实还是会只挑感兴趣的标题来读,但眼角总会瞄到其他内容。你喜欢陈奕迅,仍会不经意看到培永办了一场秀,就这样让你多知一点点。然而在社媒上,我完全没机会瞄到培永,因为演算法认定我不可能对他感兴趣,但它没考虑到的是,就算我对他的生产的内容无感,我有兴趣知道他如何经营事业,或其他方面的事。

社媒靠互动率判断你对什么内容感兴趣,最能吸引大家留言互怼的是负面新闻。这个游戏规则网媒、自媒体都知道,常常刻意生产耸动的内容,吸引一个人留言以后,遂引来一方同温层;有人发表对立意见后,又能引来另一方同温层开始吵架。叫两组思想狭隘的人一边吵架一边看广告。不管陛下如何规劝,社媒是“嗌交”平台这个生态改变不了。

人本就容易有偏见,自古如是,也不是社媒造成的,社媒只使偏见更易传播与加深。也没什么动作可抗衡大势,谣言止于智者,然智者终究是少数;这些少数的智者本能给大家提个醒吗?但他们的提醒在社媒上也突破不了狭小的同温层,除非是像最高元首这么有影响力的领袖。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鼓励多方面学习,尤其,也不必刻意摆脱社媒,只要人民看的懂的够多,就不会轻易陷入极端思维了。

2024.07刊于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