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吹

man in green dress shirt playing trumpet

和英国佬安迪一席话,我就明白了为什么我工作到现在还没有发达。

安迪看来已近六十,白发半秃。我约了访问老板陈文贵和文友在酒馆,安迪和另一位洋人奥利坐在酒吧另外一端,本无交集,但文贵好交游,居然招两人同坐。没聊几句安迪就意识到英语最好是我,最敬老的也是我,遂就只对我说话。文友们继续聊他们的,弃我一人独自承接安迪的口若悬河。


初次聊天,总要问问对方做什么工作。安迪说:“职业生涯规划与辅导。”

“什么?”我问,听不懂。

这是【鹏党】专区,加入才可读全文。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