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不旧

旧书不旧

我一直没有特别提起这本书,就这样搁置了14年。14年后那天她偶然翻阅读着读着泪流满面,她不认识我父亲,对报业不甚关心,大概和我父亲唯一交集是同为创业者,和我。我爸的故事在经过了这些岁月以后,居然还能启发一个年轻人,叫我重新思考何以当初不多介绍。

“不是为了赚钱,只为留个纪念。”筹划出版时家人都这么说,于是我不好意思hard sell自己的父亲,以至没几个人包括父亲生前友好知道这本书存在。最近见到郭隆生前辈,他问:“你爸爸最近好吗?”

约2004年,我对创业守业之难深有感触,遂想起已逝的公公,当年是如何白手兴家的呢?我小时候不常与公公见面,而且他向来严肃,纵然见面我也不敢多话,因此对他所知甚少。当时我想,要多了解公公,只有问我父亲了。


父亲兴致勃勃的从他自己的童年写起,每两三日就发一封电邮给我们两兄弟。写着写着,公公的事迹写完了,他意犹未尽,继续写他自己的故事,依旧是数日一封电邮。这些珍贵的文字,记载平日言谈间少提的事与情——关於工作,关於生活,关於亲人。

这些文字不仅是马来西亚报业史的第一手珍贵资料,也是让创业者、经营者充电的丰富营养。于我而言,这些是父亲写给孩子的信,我想世间难有比这更真诚的文章。

现在真可说“不为赚钱”了,因为旧书只能亏着卖。多年后我才明白,该做的不只是留个纪念,而是让书流传惠益更多人,这样才没有辜负父亲的心血。

从通报、生活报 到中国报

作者:周宝振

2004年,马来西亚一代报王周宝振的长子周若鹏,向父亲询问有关创业守业之种种。周宝振认为:“与其用说的,倒不如用写的比较完整。”

于是,他兴致勃勃的从他自己的童年写起,每两三日就发一封电邮给两个儿子。写着写着,《通报》的事迹写完了,他意犹未尽又写《生活报》、《中国报》和生活出版社的故事。

这些文字记载了父子平日言谈间少提的事与情——关于工作,关于生活,关于亲人。此书的出版,为马来西亚报业历史补充了第一手珍贵的资料。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