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去探病

朋友的亲戚卧病在床,但无性命之虞。虽说不算太亲近,但朋友觉得有义务去探望,然而却迟迟未有行动,尽管其他长辈已一再催促。他问我,这样子是不是很不应该?他说不出拖延的原因,但我想,我明白的。

我也有卧病的好友,同样是性命无忧,但知道再难好起来。我还是有去探望,但必须承认的是,每次出发前都感到犹豫,若不是约好一群朋友同去,更不想出门。见面不知该说什么,像千斤巨石压在心头,吐不出几个字。好在有人同行,每人几句总算有话,不至于冷清。有的没的尽说些无关痛痒的事,怕挑起一些回不去的过去,怕承诺再难发生的未来。

离开时那些沉重是带着走的,并没有什么东西变好了,我们只是更清楚地感到无力,这一刻好端端的,但谁能意料到突如其来的灾厄呢?有些厄运如海啸,挡不了就是挡不了,逃不开就是逃不开。因为生活习惯吗?因为工作环境吗?我们尝试追究因果,希望捕捉一些命运的蛛丝马迹,终会发现无济于事。于是,我们又投身于日常,沉溺于那些似乎可能种瓜得瓜的追逐,悄悄淡忘挽救不了的病人,用忙碌来逃避面对自己彻底的无能为力,这深切的耻辱。

一再提醒自己惜福,然而这是最肤浅的反省了,借他人的不幸为自己渺小的存在庆幸,难道不可耻吗?然而我们又能如何呢?也许还有一件事能做的,便是承认和接受自己的无能,然后鼓足勇气,无论再如何害怕,也去探病,给病中的人些许暖意。毕竟彼此都明了的,能做的也只剩下这件事了,有的没的随便说说也就足够,不能再强求什么了。

2020.09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