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网军

2007年以后,写作变得很不一样。那年是分水岭,智能手机、社交媒体开始进入市场。以前,写作单向发表,中有编辑把关,读者要回应必须写信或电邮,若非真有想法不会费这功夫。那时候写作人之所以会感觉寂寞,一大原因是不易看到读者反馈。
 
现在不一样了,任谁都能发表意见,甚至随性开骂,想寂寞都很难。这不是控诉,是好事,作者和读者之间交流能彼此提升,但有几种留言特别叫我纳闷。
 
第一种,指责我是收了政党好处的文棍。我批评执政党时,执政党支持者说我收了反对党的钱;批评反对党,另一派又说我拿了执政党好处。按照他们这样的逻辑,我同时是两边的二五仔,无间再无间,现在应该已经发达了。
 
只要意见不同,就必然是收了钱–按此推论,只有他们自己的看法正确,此外皆是万恶。我很难相信世上有这么封闭固执的人,以为他们的脑筋有问题,原来未必。
 
另一种留言更奇怪,不管我在文中谈什么主题,他们必定牵扯政治。比如我赞扬前线医务人员,有人会留言谴责政府漠视华教,风马牛不相及。怎么可能会误读至此呢?无意间瞄到最近的八卦新闻,有人怀疑周扬青雇佣网军攻击罗志祥,提醒了我网军的存在,大约解开了谜团。
 
2007年以前,只有传统媒体对社会影响最大,若政界要左右舆论,除了直接收购媒体当出粮的老板直接对员工施压,也长期收买媒体工作者,供养吃吃喝喝。爆料者绘声绘影,人物时间地点皆知,不过不要追问,我已忘了细节可是,读者并非全都是笨蛋,媒体内容不能明显地偏袒一方。怎么办呢?其中一招是在标题下功夫。我套用许冠文脱口秀里的段子解释,比方说娱乐记者打这样的标题:“许冠文否认强奸菲佣”,许冠文是无辜的,他当然否认,这标题完全符合事实,却已足以摧毁当事人名声,内容不管写什么已不重要,因为大多数人都不会细读。
 
有些政治人物特别生气某些媒体,说报导长期偏帮一方。你若去读那些报导的全文,会觉得政治人物无理取闹,内容明明很中肯。但是,如果你留意标题、图说,还有文中重点的先后排列,也许会比较明白他们在生气什么。比方说我是个被收买的记者,这则新闻明明是关于警方驳斥许冠文强奸为假新闻的,但标题我还是如上述般写,内容开头重述谣言,中间轻轻带过警方的文告,结尾举出其他艺人性侵的案例。那些速读新闻的读者,匆匆看过标题、开头和结尾,会留下怎样的印象?
 
浏览社交媒体成为大众的生活习惯后,某些团体(无论国内国外)也雇用网军在平台上散布对他们有利的言论,同时打击对手。在这个自由开放的虚拟空间,网路打手没有传统媒体所面对的道德约束,可肆无忌惮地大放厥词,滥发情绪爆炸的煽动性文字,完全不必理会真实性,因为连发言者的身份也是假的。一般网军不会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假造多个账号,到处加友。除了发表偏颇的极端言论以外,也转发对雇主有利的消息,利用多个假帐号制造“疯传”的假象。
 
谩骂是比较低端的做法,我相信网军头领应该也有比较高端的战略。Spin doctor是西方词汇,指政治公关顾问,含贬义,spin有扭转甚至扭曲的意思。他们的工作是为负面事件寻找正面说法,减低对雇主的伤害,甚至转变为助力。凡事总能从多个角度来诠释,比如说一队部长到学校里挂灯笼,你要说促进团结也行,要责怪他们浪费人力也可。再继续说许冠文否认强奸的虚构例子,他一味否认却越描越黑,后来决定雇佣公关顾问”带风向“挽救形象,顾问改从新闻道德的角度切入,质疑媒体哗众取宠的报导方式,于是改变了民众看待此事件的态度,也转移了大家的视线。
 
这么做有用吗?资讯量够大的话,能影响一些本来没有立场的人,道理和广告是一样的。此外,持反对意见者会因担忧被网路霸凌而噤若寒蝉。试想象一下,假设你本来不认同罗志祥,但网上突然多了大批力挺罗志祥的声音,细数他的优点,并把每个值得同情的论点都放大十倍。你在想,世界怎么都同情渣男了?你本想骂两句,但后来觉得还是把话吞回肚里比较好。于是,一个月后罗志祥又是一条好汉。
 
网军的存在大概就解释了何以我的评论文章底下会出现粗鄙、极端的留言,而且常常和主题无关,尽说他们自己要说的事。你的社媒圈子里很可能也有网军埋伏,既然他们都是收钱办事的,没有道理可将讲,自无必要和他们辩论,更无需为此生气,更重要的是不要轻信他们的言论。他们的酬劳究竟有多少呢?有无法证实的消息来源说,大约十倍于正常稿费吧!但就算千倍,也买不到真正写作人的尊严和良心。
 
我知道我这么想有点阿Q,我算老几,值得叫网军盯上吗?我有两个选择,一是相信某些读者是脑残的野蛮人,二是相信真实的读者都是文明的。我选择信任真实读者,而那些无厘头的人都是躲在假账号后面的网军,这么想我就释怀了。
 
2020.05刊于访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