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绪障碍”


情绪障碍是医学名词,可指轻郁症,自省一番还没到那个程度,充其量只能说我是“情绪管理低能儿”,是“情绪”造成“障碍”。我不易怒也易怒,碰到某些特定的状况,很容易爆发,变成“情暴员”。你可以当面骂我祖宗十八代,我依然笑嘻嘻,可是如果你乔装电话行销员打电话来,我会骂你祖宗十八代。

爸妈老早就说我最大的弱点便是喜怒形于色,不善隐藏和管理情绪。我觉得这些年来有所进步,那种奇怪的特定状况已经减少,除了电话行销,当我觉得被冤枉或背叛时也可能会发飙。这些都必须克服的,不然很吃亏。如果我是古代带兵打仗的将军,敌人要设陷阱,只要拉个布条说我偷偷收了皇上的捐款,我就带领全军去覆没了。

过去我还有其他缺陷,比如优柔寡断。这个嘛我要怪我妈,小时候她不时带我去选购衣服,说让我自己挑选,可是啊无论我选什么她都说丑,最后还是由她决定。我很厌恶那种被否定的感觉,所以我很小就学会刻意放弃决定任何事情。后来我读了一本好书,意识到优柔难成大事,于是我设定一个原则训练自己:凡意识到需要做决定的事,限时决策,不惧对错。久而久之,总算克服了这弱点,事业和生活都大步迈进。

个人修为要更上一层楼,现在的心魔大概就是情绪。要克服任何问题,首先必须承认和面对它,才可能寻找方法。情绪这回事和优柔寡断一样,都是因为脑子里有东西卡住了,必须重组一下神经脉络。我的办法还是读书,倒不是学什么身心灵、佛经圣经,而是尝试NLP神经语言程式学。

这门理论大致上是说人脑犹如电脑般,可用语言及其他方式编写程式,控制它的操作。我写作,大学时又修读电脑科学,可见何以NLP特别吸引我。书中作者想戒烟,用NLP的技巧把抽烟和快感的关联,变成厌恶的感觉,很快就把烟戒了。虽然我知道NLP是备受争议的伪科学,但试取其所能用亦无妨,把那些刺激自我保护反应的因素改换一下,比如冤枉我的,就像太极般把矛头卸掉,目标不在我,就刺不到我的心。至于电话行销,也许能把每个电话行销员想象成舒淇。

男的,就没办法了,希望他祖宗十八代心脏够坚强。

2016.09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