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口祖

有个朋友买车后问我觉得如何,和我之前建议的选择不同,我说这款也好啊,方便省油实用,而且价钱公道。他大奇,说知道我喜欢高性能的车子,满心以为我一定会批评。于是他觉得买对了,很高兴。

朋友做了个决定,用了一大笔钱,已成事实。他并不是真的要听我的意见,而是寻求认同。既然车子的确有好的一面,就说好的一面吧!我知道的那位贱口祖,就不会这么说了 — 他会说性能不足、车厢太窄,听说零件难找、维修太贵。

贱口祖看到女性朋友换了发型,就会说显得脸胖;看到新衣,就说过时显老。有谁换手机,他会说电力不足、随时当机。有谁结婚,他提醒新娘说新郎以前很风流。最最离谱的一次,朋友耗百万买了新居,他说这里死过人,常常闹鬼。

他其实信口雌黄,贱口功力之高,口和大脑不必连线就能说些让人难过好几天的话。我本来在想,他的口到底怎么操作的,后来觉得问题可能不在口也不在脑,是心有毛病。

说这些贱话,很容易看到对方反应,贱口祖会觉得自己很有影响力。如此贬低对方,感觉抬高自己,仿佛大家都是笨蛋,只有自己才是聪明人。说到底便是潜在自卑,缺乏安全感。也许因为贱口的形象鲜明,他还引以为傲了,已经不限于批评别人的选择,随便开口说什么你都会想打他:”美女有两种,没脑的,和很没脑的。”、”要打我啊?拿号码排队啦!”

他的“最强”纪录,曾把男同事给骂哭。恶言恶语说得多,脾气也变暴躁起来。语言影响心情,这是有根据的。假设你现在心情很好,你骂粗口十次,注意看心理状态有何变化?长此以往,心情变成心态,心态影响命运,祸从口出。反之,再生气也只说理智、感谢的话,气不知怎的就消了一半。

大家都还当贱口祖是朋友,茶余饭后偶然会问起他的近况,但总好像没谁知道,因为大家都敬而远之,连他的脸书发文也隐藏。每天读新闻都有悲剧,实在不想再多读贱口祖的杰作。

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个贱口祖,不是吗?我也有,关于车子的事,朋友没听我早前的意见,我差点就要贱口了,还好及时消灭心里的那个贱口祖。就算是真话,要选时候和方式说;有时候说了无益,其实也完全不必开口。

2016.1.11 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