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陪你歌唱

若你想谈一场阳光的恋爱
我将把染红的鲜花
送到男人手上
他踏过花瓣铺成的道路
等在艳红的砖墙

我会待鲜血流尽
刮去皮肉  拆下指骨
作开启大门的钥匙
然后跺碎眼睛
不看他隐入房间的背影

如果他能陪你歌唱
请尽情唱去
我散落的白发舞作飞絮
撕下耳朵 戮破耳膜
假装在听  而其实此生
再不需要任何声音

 

2015.05.17 刊于星洲日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