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话

其实你并不喜欢听真话。有几期专栏我坦白说了看法,辗转听说有人觉得受伤。真话未必是真相,我只是提出见解供参考。

谁不渴望听到嘉许呢?尤其艺术工作者在这艰难的环境,更渴求鼓励。但这些声音其实一点都不缺,观众总会鼓掌,热情赞好,这是大家的礼貌。我几番挣扎,一修再修,才敢发表反面意见,明知一定会得罪一些人,甚至身边好友。我读过《人性的弱点》,真话该如何包装我是知道的,穿着糖衣的苦药比较容易下咽。可是,如果病人根本不晓得、不承认自己有病呢?我最终选择了比较直接的语气。

曾有一次我办完演出,听说某君对其艺术素质有所批评,我向他讨教,他却只说“很好啊”,这就是我们说好话的文化。如果我相信了“很好啊”,也许就没有了进步的企图。如果我听了太多太多的“很好啊”,突然有个周若鹏出来说“不好”,势必把他标签为妖孽。但他不是妖孽,他只是关心你未来的表现,甘心冒险说真话。不然,沉默不是很安全吗?何必作声?

我很幸运,有几个对我不客气的朋友,遇到看不顺眼的事愿意当面指出。他们有时说对,有时不,我自会分析判断,难得的是他们不会只说好话。通常好话听多了,我会开始心底发毛,因为知道事情不可能毫无缺陷,就会找他们挖一些坏话来听听,消除盲点。当然还有另一种人,批评别人只为了抬高自己,但就算恶意的批评也偶有值得参考的地方。

其实,我也不喜欢听真话。听到批评时我们本能的抗拒,这是很自然的事,会立刻开始找寻借口,归咎他人或恶劣的环境。放下自尊心聆听的功夫,是一种修炼。我的方法是“自贬”,把自己想得渺小 — 写诗我比得上吕育陶吗?写小说比得上黎紫书吗?表演比得上大卫高博飞吗?经营比得上比尔盖茨吗?这么一想,就完全没有骄傲的理由,什么话都能听。

我们不只不喜欢听真话,更害怕说真话。自古多少朝代被谗言淹没?多少忠臣说真话丧命?只有真正关心,才有勇气说出来。可是,这种热忱是会消失的。如果对象一直不在乎,甚至反击,迟早我也懒得多言,就任他们沉醉在好话中吧。值得我关心的事,还有太多。

 

2015.04刊于中国报《杂乱有章》

2 thoughts on “讲好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