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谈谈《突然我是船长》

我有两个方式谈我的第一本散文集,先消灭第一个:“读第二行就跪着掉泪,太感动了!不读后悔一辈子!”

那是彻头彻尾的Facebook卖书腔,连脸都不要了,只是开开玩笑,第二个方式便是认真的谈谈心里话。不是不想卖书,只是写作人都知道不能强求(强迫)。也许因为没有野心,出书的心情也是平静的,毕竟此书是结集20年来的文章,每一篇都曾经在我生命的某个章节炽热过,到今天许多事情似乎都已云淡风轻。我只想借这本书说说自己的故事,也许你能在某页突然碰触到那些心情的余温,突然找到生活的力量。

书还是要卖的。有店建议办预购,我想就做些没做过的事吧:我为著作签名时绝少留言,这次就为30位读者写一句特别的话,每本不同。也因为这是很耗心力的事,所以才限30本。目前要备课、筹办文学活动(比如动地吟等),有点忙不过来。

真有余裕就多写些 — 如果真有机会多写,那也是很开心的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