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远的人

总在走到某个路口才想起
那些年转折处的风雨和花香
人和事 爱与憎 为的难道是今日左
或右转
你好吗 偶然问起 能说些什么呢
你在现实那端 我却还未长大
在年少这头依恋定格的记忆
话题的交集琐碎而无趣
而我曾经住在你身体里
你的笑容曾是我心头的刺青

我们有默契的错过彼此的婚宴
在某次未期的聚会相互点烟
烟幕中说抽烟的始末
小心翼翼的避谈离婚
你的皱纹是回忆的裂痕
拒绝正视的光线丝丝如针
原来的梦想原来早已百孔千疮
背后的光明折射成泥地隐约的几个字
我爱你 当时万难出口的
后来轻易扭曲

那一千个说好要去的地方
有的没落 有的沉没 更多的
经已如残桓般沉默
始终亏欠你的 你早就不在意
路走得够久了 脚印便模糊了对错
烟尽再点 杯空复添 路以后还是路
年年吹灭的蜡烛连祝福也懒得说了
易逝如脸书的留言
今夜的月仍是分手时的缺
你将在晨光里决定路向
和晨露一同消失
我还在当年的房间犹豫
那一笔一笔手写的情书
收在哪个幽暗的抽屉了?

 

2014.05.13  刊于南洋文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