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歌的人

在你奇妙的眼神中我的身体透明如玻璃
把我烧熔作玻璃鞋添饰你华丽的舞姿
足尖轻点 玫瑰骤长
香气花鹿般跳跃
节奏爽朗如天使的笑声
舞台渐渐升空
观众长出讶异的羽翼

我是梦想旋舞的圆心
炽热挥动你八方伸展的光影
眩目如永不消散的烟花
让大地每双眼睛出神
星月因此放歌
凡间所谓天籁
而一双卑微的舞鞋

终究要碎成粉末
其时风把我镶在天际
化作为你伴唱的繁星
2012.08.28 刊于南洋文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