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论

甲:大家好,实在不好意思,我的搭档在路上…

乙:差一点就迟到,久等了。

甲:怎么回事,大家在等着呢。

乙:堵车。

甲:这借口老不老啊?

乙:那,我给警察捉起来了。

甲:哦!真的吗?那可新鲜,什么理由捉你啊?

乙:在这里警察捉你不需要理由。

甲:那总得有个前因后果不是?

乙:本来是堵车,大家排长龙。这难不倒我,你知道我是排队专家。

甲:谁知道?

乙:  你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然怎么出书教人排队?

甲:好好,那后来怎么办呢?

乙:容易,你就等什么救护车、消防车呜呜呜出现的时候,跟在它后面。

甲:你跟谁了?

乙:后来不知道什么高官的车来了,前面有交通警察开路,好不威风。我聪明,就紧紧地跟在后面,穿过车龙。

甲:哦,那很好啊!那有什么问题呢?

乙:不久警察就把我挡下来了。

甲:什么事?

乙:他说:”你超速。”

甲:你超速了吗?

乙:不知道,我就跟着前面的官车,如果我算超速,那他呢?

甲:警察怎么说的?

乙:部长赶时间。

甲:那你也赶时间来表演呀?

乙:我说了。警察说部长赶的时间,和我赶的时间不一样,他的时间是Rolex的,我的是Pasar Malam的,所以时速的限制也不一样。

甲:那可真冤。

乙:所以我的新书内容就要改一下,什么车都能跟,就不要跟官车。

甲:宁可跟棺材车,都不要跟官车。噢,对了,你出了一本什么书啊?

乙:就教人怎么有效排队的书。

甲:排队谁不会,还要你教?

乙:水平低的人就不会,就好象你在柜台前排长龙,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自以为时髦的Auntie大摇大摆的走到柜台前面插队:”我要check in.”你来演柜台服务员。

甲:”小姐,请你排队。”

乙:”什么叫排队?”

甲:”请你到队伍后面去。”

乙:”这些人站在这里干嘛呀?”

甲:”这叫排队!轮流等着办事。”

乙:”你们这些人多没效率,我这样子插进来,一下子就把事情办好了嘛!”

甲:排队还真能反映文化水平。

乙:对,大家都不肯排队,麦当劳天天死人。

甲:成野蛮世界了。

乙:你看新加坡,高度文明,人人排队,是全世界最自律的国家。

甲:真的吗?

乙:真的!有一次我到新加坡大厦的天台。

甲:做什么呢?

乙:想自杀。

甲:什么事情想不开?

乙:股市崩溃,经济不景气,书卖得不好。

甲:后来呢?

乙:我站到边缘,就要纵身一跳的时候,有人捉着我的手臂,把我拉了回去。

甲:有人救你啦!

乙:不是,他也是来跳楼的,”喂!排队!”

甲:连跳楼也排队!

乙:不止排队,新加坡人还很有礼让精神,我看见有的你推我让的:”你年纪比较大,你先跳。”

甲:”噢不不,你先来到的,你先跳。”

乙:”你马来西亚来的,是客人,你先跳。”

甲:“你的样子看起来比较该死,你先跳。”后来怎样?

乙: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Auntie把我们全挤开,先跳了下去。

甲:哇!

乙:后来我们看到她那么有效率的死样,全都不敢跳了。

甲:不然就看不到你在这里谈你的书了。不如请你分享一下你对排队的心得?

乙:好好好。排队嘛,要诀在于懂得省时间。

甲:容易,捡短的队伍来排。

乙:呵呵,错!

甲:难道捡长的?

乙:也错,捡快的!

甲:怎么知道快慢呀?

乙:你得看是谁在排队,有的人后面,不能排。

甲:谁哪?

乙:比如你在戏院,排队买票,前面是一对热恋的情侣,这就不能排。

甲:为什么呢?

乙:男的要表现体贴,就会问,“达灵,我们刚才说看《鬼话连篇》是吗?”

甲:“是,刚才说好了呀。”

乙:“哦,我怕恐怖片吓到你嘛。”

甲:“你如果要看其他的电影,我也OK。”

乙:“还是你要看其他的?”

甲:“下次才看《打情骂俏》吧?”

乙:“好,我们现在来选位子,你要坐中间还是左边?”

甲:我最想把你们塞到椅子底下。

乙:是是。同样的道理,不要排在一伙的青少年后面。

甲:为什么呢?年轻人不是比较干脆、爽快吗?

乙:不,现在的年轻人用太多手机、iPhone、电脑,看太多电视,脑坏掉了,注意力无法集中超过十秒,不能预先计划超过十分钟后的事情,而且任何决定坚持不了20分钟,不停的在改变。

甲:哦?不会吧?

乙:不信你问他,“喂,明天星期六你会去哪里?” 你看,他想得多辛苦,然后他就会说:“哇,那么远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我明天早上再告诉你。”

甲:好像真是这样。

乙:排在年轻人后面是怎样的呢?我们来演一演两个年轻人,我是阿明:”喂!我们看什电影?”

甲:“刚才不是说了吗,看那套什么…什么…” (眼睛始终盯着iPhone。)

乙:“不要紧,我查一下MSN history… 哦,是《失忆青年》,不过阿顺还没有reply O 不OK。”

甲:“哦…”(两个人又各自看电话)

乙:到了柜台前,阿明对售票员说:“《失忆青年》三张。”

甲:“还是call一下阿顺好一点,不知道会不会放飞机,还是有没有带Jenny来。”

乙:阿明开始打电话,另一个又盯着iPhone了。

甲:所以不能排在年轻人后面。

乙:当年诸葛亮可以神机妙算,就是因为没有手机。如果有,他会接到张飞的电话:“阿亮,我到了成都了,上次开会时说早上进攻还是傍晚啦?”

甲:“我说,和赵云会合,烽烟为号,看到烽烟,就进攻!”

乙:“没有看到le,不知道赵云到了吗,SMS他也没有回复,不知道是不是没有line。”

甲:“所以我才说要放烽烟啊!”

乙:“等等,刘备call来。哦,说交通阻塞,会迟,叫我们先进攻打着。”

甲:这恐怕要打败仗啦。还有谁的后面不能排?

乙:一家大小的后面不能排。

甲:这又为什么呢?

乙:比如一家大小五口在排队,你来演小孩,我是爸爸:“Ironman,5张。”

甲:“爸爸我要看那个。”

乙:“哪一个?”

甲:”那个。”

乙:“《色戒》?!啊,那个还没上演,先看Ironman。Ironman,5张。“

甲:“我们没有五个相连的位子,分开的行吗?”

乙:下来他们就会开家庭会议,决定位子怎样分配。轮到你的时候,你可以回家了。

甲:为什么?

乙:你想看的电影,已经快散场了。

甲:真糟糕呀。那该排在谁的后面才好呢?

乙:问对问题啦。排在孤男寡女的后面。

甲:什么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

乙:我是说,排在单身的男女后面。通常孤身一人,做决定快。来,现在我们在快餐店,我是男顾客,你是服务员。

甲:“欢迎来到麦当劳,请问要点些什么?”

乙:“套餐A。”

甲:“好的,还要点些什么吗?”

乙:“够了。”

甲:“谢谢。九令吉二十仙。”

乙:“谢谢,这里十令吉,免找。”

甲:单身果然干脆。

乙:对,一早就做好决定了。我考考你,要排在孤男后面,还是寡女后面呢?

甲:哦,当然是排在女的后面。

乙:为什么呢?

甲:女人食量小,点的东西少,比较快。

乙:我们来试试,你再当服务员,我当女顾客。

甲:“欢迎来到麦当劳,请问要点些什么?”

乙:“我想要套餐A。”

甲:“好。请问还要什么吗?”

乙:“我不是说要点套餐A,我是说想要问你关于套餐A的事。”

甲:“抱歉,请问吧。”

乙:“我在减肥,鸡肉汉堡包不要芥末和起司,可以吗?”

甲:“当然可以,小姐,我请厨房特别做一个。厨房!一个鸡肉汉堡不要芥末起司!”

乙:“没了芥末起司,我要补一点番茄和生菜,可以吗?”

甲:“当然可以。厨房!不要芥末起司的鸡肉汉堡多补一点番茄和生菜!”

乙:“有番茄了,就不要番茄酱了,给我辣椒酱,可以吗?”

甲:“当然可以。厨房!不要芥末起司多加了番茄生菜的鸡肉汉堡不要番茄酱要辣椒酱!”

乙:“薯条盐少一点,可以吗?”

甲:“当然可以。厨房!不要芥末起司番茄酱多加了番茄生菜辣椒酱的鸡肉汉堡套餐的薯条盐少一点!”

乙:“冷饮换热咖啡,可以吗?”

甲:“那要加一块钱。”

乙:“哎呀要加钱呀!我还是点套餐B好了。”

甲:我真是那服务员,立刻辞职不干了。你不是才说单身做决定快,一早就决定好了吗?

乙:没错,一早决定好了要整你。

甲:嘿!她是一早决定要这么一个刁钻的汉堡。

乙:在她来说,这不叫刁钻,这是合理要求,女人的要求本来比男人高。所以,你一直没女人要,就是这个道理。

甲:谁说我没人要,追我的女人多得要排队哪!

乙:那有什么了不起,追我的都不排队。

甲:怎么呢?

乙:都像大浪那样涌着过来,都等不及了。

甲:追你的人都不文明咯!你刚才才说什么文明社会得排队…

乙:其实啊,不排队最好!

甲:怎么回事?

乙:排队浪费时间,这是我最终极的心得,你得努力往上爬,做高官,当有钱人,戴Rolex,免排队。

甲:可是我们还不是高官、有钱人呀!

乙:那你就假扮成花花绿绿的auntie插队!

甲:我做不出来呀!不文明不礼貌呀!

乙:你们这些人一点效率也没有。看来你们一定要买我的下一本书。

甲:什么书?

乙:如何有效插队!

(2011年相声艺术原创脚本创作公开赛得奖作品。版权属作者周若鹏所有。如欲用于表演,请先联络作者授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