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飲

前言:我明明记得在分手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书信礼物一一焚毁,诗作档案通通删除。多年后,竟在旧文件夹内与诗重逢,不胜唏嘘。我保留了繁体字,希望留着一些当年的味道。相信这首诗不曾见过天日,事过境迁,无妨让一些平复了的回忆,出来透透气吧。

微醺
蕩漾如杯中搖晃的酒
妳說 視線矇了
   腳步輕了
   脈膊急了
   心情壞了
然後獃笑

醇的苦的都喝入肚裏
而只容我旁觀和
護妳回家

跌撞的腳步
踼痛了我
妳的醉意
僅約略沾唇
我竟已熟悉

2/8/199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