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

第七届

“第几届,就是游川老哥走了几年。”傅承得对同事们说。 在08年动地吟,游川的照片在舞台背板上。从前他和我们坐在…

他们为什么抄?

他们为什么抄?

听到陈强华抄袭的新闻那一刻,感觉是不可思议,像幽浮飞过头顶。如果你告诉我诗人抢银行,我会哗,然后慨叹生活艰难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