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学生抄袭

难怪学生抄袭

最近当校园创作比赛评委,又发现参赛者抄袭,已不是第一次。莫说校园比赛,连重要文学奖如海鸥、花踪也有人抄袭,有者…

电检局是一截盲肠

电检局是一截盲肠

电检局想剪《南巫》12刀,刀刀见血。什么血? 话说我前阵子当临演(行情不好啊咳咳),那是一场会议室内开会的戏,…

我们不孤读

我们不孤读

最近好几家出版社,文运、红蜻蜓,包括我家大将,都在办促销自救。关于疫情和行情,唉,大家面对的压力实在不必多言。…

我有新书,但别管我……

我有新书,但别管我……

很久没出版新书了,很久没看到自己的名字印在封面上了,但我是最无足轻重的小咖,你看看其他作者阵容就知道:张吉安、…

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这是《 特派幸福》系列里8篇中的第1篇

在我身边的是路人甲,在等待的过程中聊了几句。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大多时候都是在发呆的,因为我无足轻重,只在剧本…

阿茂控管着你的言论自由

阿茂控管着你的言论自由

敦马哈迪的发文被脸书和推特删掉,理由是文中推崇暴力,违反用户条规。敦马会公开推崇暴力吗?他针对法国老师被穆斯林…

种族之梯(全文)

种族之梯(全文)

作者Preeta Samarasan    译者:李宣春 编辑:周若鹏 首先,先让我们确定一件事:马来西亚目前…

大将撑阅读

大将撑阅读

行走江湖,不可能不踩到几堆狗屎。我没得罪谁,但江湖就是这样,刀来剑往时你一不小心刚好经过。我以为自己百毒不侵,…

不要低估你的小孩

不要低估你的小孩

我妈这样对我,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我最多六、七岁吧,第一次看到电子手表,没时针分针,看不明白那些数字。我问妈妈…

识字的文盲

识字的文盲

“翻译很烂!”“读不懂在写什么XX!”XX当然就是粗话了,骂得我心里淌泪,不过却不是为自己难过,而是为他们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