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

感恩节

很消极,想流一点泪,再不睡一觉,一睡睡七天。 这是长达一星期的感恩节假期,几乎所有的宿舍,包括我住的“唐生”,…

回家

回家

硌杉矶机场。 这里三五个台湾客环坐在各自的行李箱上,天南地北的在聊个不休;那里几个洋鬼子逍遥自在的在地上睡觉;…

冲凉贼

冲凉贼

打开抽屉,掏出替换的衣裤,准备好肥皂洗发液,都搁在床上。 跟着,开门走出,若无其事的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到 凉房外…

名单

名单

 好几年前,一位律师朋友跟我说另一个律师朋友的故事。我不记得谁是谁了,正式供证的话,也是可以忘记的,好像克林顿…

罗布的故事

罗布的故事

罗布是大学里,极可能是整个马康镇里,最可怜的人。 他不是残障人士,既使是,美国予残障人士的福利可好得很,美国人…

每天丢东西

每天丢东西

我每天都会想办法舍弃一些琐碎的事物。起因是一次收拾书房时,发现许多弃之可惜的小物件,诸如朋友送的小玩偶、做简报…

对父亲的承诺

对父亲的承诺

燕棣问起,而我始终想不起来和父亲之间有过哪一些鲜明的承诺,无论是说出口的,还是放在心里头的,除了一次。然而说不…

广府炒鸳鸯 – 林金城

广府炒鸳鸯 – 林金城

这篇是诗人朋友林金城的作品,当中提到我的诗作。金城、吕育陶和我曾经巡回全马演出动地吟,他现在甚少写诗了,成了“…

拾年动地吟

拾年动地吟

十年前在南洋报社的那场动地吟演出,对我来说是最有意义的。倒也不是因为演得好,其实,那场朗诵得最别扭。 演得最好…

我的志愿

我的志愿

文友们在咖啡座聚谈沙龙主题——八十年代。大家高谈阔论,居然连年青的嘉仁也能清晰忆述年代和事件。我在大家临时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