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之梯(精简版)

种族之梯(精简版)

作者Preeta Samarasan 译者:李宣春 编辑:周若鹏 首先,让我们确定一件事:马来西亚目前所行使的…

大姑的歌

大姑的歌

我忘了,大姑是爸爸的姐姐。寿宴上我捧着大姑分赠给我们的光碟,自制封面上是她笑容可掬的照片,我突然这样想起。 这…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导演丝毫没有掩饰地明说,诗人不是演员,短期内定无法把我们调教成合格的表演者,这样的演出会砸了他的招牌。我丝毫不…

人鱼的故事

人鱼的故事

亲爱的F: 打开香烟盒看到最后一根烟时,总有一种落寞,仿佛预见自己最后的光辉,仿佛必须实践那许过无数次的诺言,…

魔术骗人

魔术骗人

看魔术表演的观众有两种。你是哪一种? 我在同学聚餐时小露两手,大伙很愉快,唯廖同学沉默不语。后来我们换地方喝酒…

“怕,就能赢吗?”

“怕,就能赢吗?”

电话那头吴柳莹问:“我多带一个男生,可以吗?”立刻挑起我的八卦神经,但瞬间又平缓回来,原来陪同赴约的是她的“小…

魔诗
|

魔诗

我已记不起诗人的轮廓,就算凝视照片也想不起他二十年前的样子。当时见面,应是在苏丹街附近的大将书行,洛夫应邀来马…

烟魔

烟魔

我非常清楚会陷入如斯苦况,是自己一手铺陈。再次想戒烟,也没什么特别理由。年过不惑,蓦然半生亦不觉老,因运动积极…

瞬间移动的光阴
|

瞬间移动的光阴

Janet Lee完全不记得我们在十多年前见过。我总以为要忘记我是很难的事,被忘得一干二净感觉很挫败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