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无是只不题问

耻无是只不题问

你生气,我明白。这FFIRA MIKAH迷你体育馆的名字,巴东得腊县长哈金阿里夫(Hakim Ariff)否认是他的名字倒写。你生气,因为此人倒行逆施,公款修建的体育馆居然以个人名字命名。然而你的怒气还夹杂着其他复杂的情绪,我来为你理一理:首先,你觉得恶心。
如果蝙蝠侠和小丑同流合巫

如果蝙蝠侠和小丑同流合巫

希盟差一点和巫统在霹雳联合执政,真是晴天霹雳,这两不是死对头吗?后来没成事,据倪可敏的说法,那是因为巫统无法接纳希盟三党共同进退的原则,不愿委以行动党…

国家有病

国家有病

终于可以跨州了,然而心中不免有些疑问:如果现在可以,那为什么之前不可以?疫情好像并无显著改善,新病例日日逾千,我所居住的巴生谷还是病例之冠,让我日日提…

难怪学生抄袭

难怪学生抄袭

最近当校园创作比赛评委,又发现参赛者抄袭,已不是第一次。莫说校园比赛,连重要文学奖如海鸥、花踪也有人抄袭,有者还是大专生。以前我会很气愤,认为抄袭者无

站不起来,坐不下去

站不起来,坐不下去

小学时打篮球,我几乎没碰过球。我球技差,投篮不准,跑得又慢,看不穿别人的假动作。偶尔有同学同情我,传球给我摸一下,我傻傻地模仿别人做假动作,球一下子就…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