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真是个好地方

revolver statue

我在公寓升降机内遇到一对外国夫妇,问他们来自何方,答曰美国。我说:“我以前在那里求学,好怀念这个国家。”不料美国男子回复:“别,那地方不值得你怀念了,我们连小孩都射杀。”

也许他说的是五月,枪手闯入德州尤瓦尔达市罗布小学,射杀21人,其中19人是学生;抑或说的是芝加哥区独立纪念日游行6人丧命的枪击案?还是印第安纳州购物中心死了3人的案子?六月间4人遇害的医院枪击案?……美国有非政府组织专门追踪记录这类罪案,逐年增加,到2020年已超过600宗,那几乎是每日两宗了。

但这国家里有一群人不管死伤多惨重,始终坚持宪法第二修正案里所保障的拥枪权力。主要组织是美国步枪协会,会员数百万人,每年至少花费三百万美元游说政府抵制任何枪械控管。于是,政府宁可派警察驻校防袭,促校方为学生进行逃生演习,也无法管控枪械。


在我看来,美国这样是很神经病的。我庆幸在马来西亚枪械控管严厉,非法拥枪刑罚最高是坐牢14年。先父拥枪,本希望我兄弟俩能继承,他过世后我们第一时间交警局保管,期间申请准证遭拒,手枪就任警方充公了。我无怨言,因为这是马来西亚比美国完善的地方。

多年前我有个朋友曾在美国工作,他父亲去探访,两人出游时遇交通意外,父亲头部轻伤。没几分钟救护车就呜呜呜的赶来了,而且来了两辆呢!不像在马来西亚总是拖车先到。送到医院,医生给他父亲照这个检查那个,还留院观察以防有脑震荡,这朋友感动到不得了,直到出院时收到账单,是大大条的几万美元。原来救护车和拖车一样都在拼业绩。

到今天我问美国朋友,他们依旧没有全面健保,只能靠保险。很多人遇到紧急事故,宁可流着血搭计程车也不肯上救护车。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富裕的世界强国,连人民的基本健康都无法照顾,这也是很神经病的。在我国,至少有公家医院提供人民廉宜的医药服务。

这里人祸纷扰,有时候我们会忘了惜福。已故诗人游川有诗句:“撇开此事不谈,马来西亚真是个好地方”。正因为这是个好地方,我们还能偶尔“撇开此事”看看国家美好一面,然后,收拾心情再去拆解纠正那些荒谬事,慢慢把未来变得更光明。

2022.07刊于南洋商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