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午餐皆白吃

This was shot while waiting for cocktails in the Bombay Sapphire Distillery bar.

朋友常向我讨教电脑手机等问题。Once upon a time在WhatsApp被Facebook收购以前,敏婷问:“Whatsapp向我收钱呢,要付费的吗?”

“是啊,我也付了。”

“Yer!好可恶!我再也不用了。”

“好心啦!才不到马币5令吉一年,一餐KFC都不止这个价钱。而且Whatsapp帮你省了多少简讯费用?”


她想想,也对。不过依我看,她会转用WeChat等其他免费app。

平常我们买产品、买服务,付费天经地义,唯独来到app市场,开发商要收钱居然是“好可恶”的事。我从事软体开发,深知投入的时间金钱心力何其多,但产品来到用户面前,人人要免费,公司喝西北风吗?

这要求免费的现象,皆因app竞争太剧烈,各开发商在抢用户,争相免费,最后养成一群视免费为天经地义的用户。现已是大势所趋,无力挽狂澜,要单纯靠卖app赚钱,除非做的是十分专门、没什么竞争对手的app。否则,就要找其他门道。

最常见的办法是在app里头打广告,但除非用户量大,使用率高,否则只是赚每月数百美元的小钱。另一方法是在app里头卖虚拟商品,线上游戏最常这样做,你玩到某个关头杀不了大魔头,一时冲动就付费买那虚拟宝剑了。像之前爆红的“神魔之塔”,月入千万,就卖那些虚拟的魔法石。很有趣的是,那些花了上百令吉买游戏点数的人,要他花5令吉用Whatsapp,他认为是剥削。

“神魔之塔”、Candy Crush这类成功赚大钱的游戏是异数,还有很多小公司在辛苦经营,尤其在马来西亚。如果你遇到好用的app,费用不高,何妨请开发商吃半餐KFC呢?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