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脚的人,请多走两步

有脚的人,请多走两步

我初参加金卡纳车赛时,其中一位车手竟是障友。阿德半身不遂,车子改装过,油门是手控的。障友赛车合适吗?但他能参赛就表示拥有合格赛车执照。这种比赛通常在停车场进行,比较控车技术大于速度。一分钟内要转弯20次不等,双手无一秒能闲,试想像一下——阿德的双手还得兼顾煞车和油门。

生活也一样,同样的目的地,阿德总要比别人更费力些才能抵达。阿德对我开玩笑说:“像我这样的人有一个好处,警方路检总是放行的。”阿德有正职,是行政工作,平日他自理交通,用双手把自己从轮椅挪上车,再把轮椅收入副驾座。这就是为什么身障车位比较宽,因为轮椅上落需更大空间。阿德若停在一般车位,是下不了车的。

我一连几天出入SS2,都发现同一辆保时捷霸占了身障车位。我原以为车主身障,原来只是心残,我询问附近店家,得知车主是连锁按摩中心的拿督老板,名车不止一辆,向来把公共地方当作私人停车场。她拥有比常人多不知几倍资源的富人,何必剥削障友的福利呢?

可是无论富与不富,这样的人比比皆是,有太多人图一时之便占用身障车位,借口总是“我只是停一下下罢了”。附近明明还有空位,但他们懒得多走两步。可曾想过,有能力多走两步对某些人来说是奢侈的幸福?

我们是不可能单凭道德诉求改变民众行为的,人难免总会做最方便自己的事。因此,必须用条规和执法影响行为。在八打灵非法占用身障车位要罚款一百,但执法人员不可能时刻巡查,许多非法占位的车主总能侥幸躲过。怎么办呢?

很简单,只要把市民都变成“执法人员”就行了。利用手机的力量,让每个市民都有拍照检举的能力,如此全城皆眼线,连保时捷拿督也不敢乱来,除非她甘愿每月付三千令吉罚款。我后来查了一下,这点子不新,早在2020年尾,尊敬的YB黄思汉已宣布Smart Selangor App将加检举功能,但我昨天最后检查此app时仍未见有。

我希望有关单位加把劲,把这简单的功能做好。别小看这件“小事”,它如同投一枚小石子入湖心,一圈圈涟漪般的连锁效应将为许多障友带来方便。检举又何须限于非法占位呢?各类违规事件都应能检举,执法单位不必等到民众上载社媒广传引起注意以后才介入调查,有效率多了。

阿德后来没比赛了,有一次过弯太快,车子倾倒。一群车友合力把阿德从车里抱出来,再把车子推正,所幸阿德没受伤,车子除了刮损也无大碍。我们都乐于助人的,这样的热情也要在日常生活中展现,请用你的方法鼓励地方政府尽快改变吧!

2022.07刊于南洋商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