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我厭惡當評審


有的事情就算厭惡也還是必須做,第一因爲有意義,第二因爲偶爾會看到希望,就比如說當文學創作比賽評審。

本來讀好文章應是快樂的事,但參賽者多數沒有很認真,交稿好像在萬字店填表格,隨便塗黑幾個格子就交上,碰碰運氣。花縱、海鷗兩項大獎還好,因爲參賽者水平一般較高,在其他比賽就會看到這樣的東西:

“我請神父祈禱,把父親送往西方極樂。” (原來基督和佛教在上面已經全球化自由通行了)
“流星划過天際,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你確定看到的不是閃電?)
“兩間屋子之間有一段距離。” (什麽東西之間沒有距離?到底你要說遠還是近?)

還有不少文章只處於中學作文水平,了無新意,但這一類還算容易處理,因爲只需讀前三行便可刷掉。是的,作者以爲自己寫得很用力的東西,評審只看了三行,也不只有我這麽操作。評委要看的文章通常上百篇,每篇看五分鐘就要花八小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以我們的經驗,通常看第一句就知道不可能得獎,不值得花功夫讀全文。你覺得太苛刻嗎?試舉數例:

“早晨天空翻起魚肚白” (小學程度,我是魚缸中翻轉肚皮的魚)
“今天天氣十分晴朗” (我們之間除了天氣沒有其他話題了)
“我的爸爸的姓和我一樣姓陳” (啊這麽巧?!)

評委必須快速的跳過劣作,把時間省下來做更苦惱的事–為都寫得差的文章分高下。

無論是文字上或是邏輯上的錯誤,都因為粗心大意,只要細心檢查,必會發現。這些馬虎上交的東西,身爲評委我卻不能馬虎地看,只好邊讀邊吐血。一方面怨作者懶惰,一方面怨中文水平下滑,怨氣像煙霾越來越厚,呼吸十分不順暢。後來怨氣變怒氣,血壓升高,偏偏評審費通常很低,付不起醫藥費。

内容選材範圍也十分有限,通常一場比賽下來我就認識了許多人死去的婆婆媽媽。寫親情不是不行,但大家都在寫,就很難脫穎而出。此外也看出大多作者對生活的觀察不夠細心,無法處理親情以外的文章。更可惡者是抄襲。有時文中會讀到語氣完全不同的段落,一谷歌就發現抄襲,比如一些資料性的解説,作者一字不漏的抄貼維基。

所幸百篇中通常會有一兩篇佳作,那麽第一名的獎金高過我的評審費,心理還不至於不平衡。遇到佳篇還是很愉快的,所以就算厭惡居多,這工作我還是得接。況且大多作家都忙正職,主辦方要找評委不容易,我能幫就幫。不過我暗自猜想,會不會其他人是托詞事忙,其實也和我一樣厭惡當評審?那麽我只好請求參賽者,拜托檢查好文章才交上來,讓我們少吐幾桶血。此外,多讀而已,寫作沒有捷徑。

2017.11刊於中國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