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食记

我不相信断食,不相信排毒,就好像我不相信香蕉会飞。不关乎我相信不相信,香蕉就是不会飞,断食、排毒这些就是普罗大众把小学知识通通还给老师以后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的伪科学。

我不相信,但我很容易妥协,因为怕烦。我不是基督徒,永远不会是,但还是去了教堂好几次。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朋友一直一直叫我去,我去只为了塞着他们的口。当断食教的教友知道我减重很慢,便不断叨念我一试,我真的很怕烦,轻易妥协。首先要做的事是掏钱花几百块买好多果汁,我想既然花了钱,姑且“做戏做全套”,亲身证明他们都是错的。

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三天什么不吃,每天定时喝八支果汁。第一天是比较难受的,习惯喝的咖啡也不能碰,全天忍受饥饿。大概因为血糖低,脑袋轻浮浮的,体力稍微差一点,但工作生产力并未明显降低。每次感到饿的时候,差不多就到喝果汁的时候,喝下去也就暂时克服了饥饿。第二天似乎就比较习惯,不太会饿了,到第三天还发现下午不再会打瞌睡,无怪乎有人能持续七天。三天下来,减了三公斤。断食真了不起,是吧?

我上次发烧三天也减了三公斤,吃的是Panadol,比果汁便宜很多。断食其实没什么用,你少吃自然会减重。不打瞌睡也不代表什么,饿的时候求生机能启动,就是不会睡。换言之,没有什么确凿的科学证据证明断食的功用。但是,经历断食的人总要说断食好。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断食不好,自己还三天不吃饭,不就是笨蛋吗?你好歹也要找个似是而非的好处,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就比如说你相信卢台长,总得说他给了你怎样怎样的正面影响。别人听你说了断食的优点,又重复这件事,周而复始,以讹传讹。这种所谓的养生法,遂成宗教,道友满天下。

复食以后,体重自然逐渐回升,除非积极运动。要保持体重和健康,其实道理非常浅显:饮食均衡,经常运动。这样的道理小儿皆知,但太平凡无趣,大家喜欢听一些“突破”的创新方法养生,就像那些什么断食、排毒、酸碱平衡等等。平常做不到控制饮食和运动,就寄望短期断食、排毒来“修复”,这些“学说”就瞄准这种走捷径的心态。

断食的经验也非一无是处 — 果汁很好喝。当然,要喝果汁,不一定就不能吃饭的。我并未证明断食无效,就像没人能证明卢台长不是先知那样。

 

2017.05.22.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