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肠

我知道我只是
一截盲肠
在系统边缘闲着
没人需要 也不必
急着切除

我准时看食物残渣经过
旁观忙于消化的肠道
偶尔从血管偷几分养分
私用于我的无所事事

我乐于当一截盲肠
毕生志愿是
不发炎

2017.04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