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的功夫

有个著名的演讲老师开课,额满后还有学生想参加,学生滔滔不绝地说自己多有潜质、如何想求进步,老师不厌其烦:“好,收你,不过学费双倍。”

学生不忿:“那也太多了吧?为什么?”

“因为除了演讲,还要教你闭嘴。”

这是一个老笑话,但真实得很。最近和某外国大师吃饭,席间有一学富五车的学者,迫不及待地把他那五车学问通通倒在饭桌上。参加饭局的宾客都是慕大师之名而来,想听大师的见解。起初学者说得还有趣,大伙听了一下,但渐渐发现学者完全没有闭嘴的意思,都把目光移开,而学者似不自觉,继续破坏整个饭局,夺去大家和大师交流的时间。大师演讲时他抢麦克风的事就不多说了。

看着那位学者,我不禁反省,我是这样的人吗?别人或许以为我是个多话的人,台上台下都能侃侃而谈,但我自认不是。受邀上台要讲话那是免不了,若是平常聚会,我只有遇到冷场时受不了才会插话,有其他朋友要发表便由他们发挥去。像那种名人饭局,我更只愿安静地聆听,才可能吸收新知。

有时候你是主角,有时不是,不分“庄闲”的人是很惹人厌的。说话的艺术要懂得点到为止,见好就收,如果那学者只说精辟的一小段,大家会觉得如沐春风,再多说一堆便只觉得他“发噏风”,后来更希望一阵狂风把他吹走,原本对他的好印象荡然无存。

何时收口其实不难判断,看听众的眼神就知道了。首先,你不要沉醉在自己说话,要注意对方的反应。如果大家的眼神开始飘离你,便是该闭嘴的讯息。但等到大家眼神飘离其实已经太迟,厌烦的感觉已经产生。更好的做法是,在大家还喜欢你的时候,就住嘴。

我以前很礼貌,遇到口若悬河者还是会保持眼神接触,点头微笑表示在听,尽管我其实已经神游。有一次一位长辈喋喋不休,同桌的宾客都借故离席,只剩我独自受罪。此后我就不再“礼貌”了,遇到废话连篇不知收口的人,我第一个先闪人,实在没有必要纵容他们谋杀我的时间。话不投机半句多。

抢话者大约有三类,第一类是善意,觉得自己的见解对人有帮助,这类可以听。第二类是发泄,如果是朋友,或自己也有共鸣,也还可以听。第三类如该学者,无非想凸显自己,也不管现场主角是谁。这类人应该被列入黑名单,凡重要聚会都绝不能有他们在。

我调皮地想象,哪一天我把这些黑名单里的人通通请来聚餐,看看饭局如何变成口沫横飞的战场?

2017.02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