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鬼

放鬼

我想和你躲在被子底
在深夜的房间,说鬼
手电筒惨白了素颜
故事从第一次失恋说起
如何肢解那负心人
埋尸野地
我呵呵,我的
已经葬身犬腹
说着说着
一只胃液腐蚀的
断手落在腿边
我们谁也没有尖叫

你还有一个未死的情人
困锁在市郊的老屋
经年未食,瘦骨嶙峋
你会抽空回去,捅上
不及要害的两刀
我说也有一个
给我套上带刺的脚镣
从此无法隐藏带血的行踪
说着说着 忽有鬼影飞窜
逃出被单
外头有撞击的声音
墙桓倒塌 我们狂笑
等待屋顶终结我们的故事
却始终没有

我们把被单卸下
啊 房间消失了
城市消失了
只有我们并肩
在旷野看星星

 

2016.05.29刊于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作品吗?
请我喝杯酒,买一本诗集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