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鬼

我想和你躲在被子底
在深夜的房间,说鬼
手电筒惨白了素颜
故事从第一次失恋说起
如何肢解那负心人
埋尸野地
我呵呵,我的
已经葬身犬腹
说着说着
一只胃液腐蚀的
断手落在腿边
我们谁也没有尖叫

你还有一个未死的情人
困锁在市郊的老屋
经年未食,瘦骨嶙峋
你会抽空回去,捅上
不及要害的两刀
我说也有一个
给我套上带刺的脚镣
从此无法隐藏带血的行踪
说着说着 忽有鬼影飞窜
逃出被单
外头有撞击的声音
墙桓倒塌 我们狂笑
等待屋顶终结我们的故事
却始终没有

我们把被单卸下
啊 房间消失了
城市消失了
只有我们并肩
在旷野看星星

 

2016.05.29刊于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