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X之苦


之前我说在华团做事像跑仓鼠轮,但并非每个华团如此,我也不是没学到东西,但总的来说华团制造了刻板印象,以致委屈了一些努力的华团。某文化企业老板小小声、大口气的说,他一家公司所做的胜过十个华团。很可能吧,但一定不包括雪华堂。

我是代表作家协会在雪华堂担任董事,不然以我这小子的资历,斤两不够,在团体里头也是旁听居多。前辈们积极工作,会议频繁,关心时局,立场鲜明,努力反映华社心声,最让我感触和感动的是和华教相关的事。我们常听说华教艰辛,大概就是没政府资助,能想象的画面就是学生帮忙筹款,但原来背后还有更委屈的事。

我却不能告诉你,能说的就不叫委屈了。原来华教真的一直在边缘和隙缝求存,在那些阳光刚好照到一点点的地方,都是先贤奋斗开辟、后人尽力维护的。如果公开说出来,恐怕就有人会注意到这些灰色地带,然后非得消灭不可。我能说的就是,如果你遇到筹款的华校生,请二话不说慷慨捐助,还要跟他说:“加油!”那么前辈们受的委屈,也值得了。

我是那么支持华文,却常常不能说华语。在马来西亚遇到不懂华语的华人,那很平常,比较委屈的是和同事到外国公干,彼此也不敢说华语。为什么呢?怕被误以为是大陆人。我还打算自制恤衫,写明“Don’t Worry, I am not from China”。在日本的商店,有很多“请不要破坏…”、“请别这样那样”的告示牌,只用中文书写,没有英文、日文,你猜是给谁看的?我们以前一直暗地里希望中国富强,华人就更有地位,谁知道大陆竟然富强成这副德性。

去到新加坡反而常说华语了,因为多了好几十万大陆人。同样黄皮肤,大陆人却因为文化差异,几乎像遭种族歧视(华人歧视华人?!),前年巴士司机还因而闹罢工。这岛国很特别,近八成华人,但国文是马来文。华人占多数却大多中文不行,方言电视节目全配上标准华语也于事无补。我因为出版工作偶然接触新加坡前辈作家的小说,写作功力深厚,十分精彩;再看一些年轻诗人的作品,一言难尽,断层大概难免。新国英文也“自成一格”,叫Singlish,明明就是华语参杂福建方言硬硬装成英语(当然这功夫我们也不赖)。

为什么这篇杂文的题目叫“华X之苦”?“X”是什么字都行,因为有个“华”字,什么都苦。如此委屈,怎么不让人想骂XXX。

2015.03.16刊于中国报《杂乱有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