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崖壁上长青的药草
地面一具具骸骨还躺在
长生的虚梦里
鹰群叼走最后一块腐肉
我又换了方位眺望
高不可攀的绿

鴉在等我,其实我也
在等鴉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