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

你是崖壁上长青的药草
地面一具具骸骨还躺在
长生的虚梦里
鹰群叼走最后一块腐肉
我又换了方位眺望
高不可攀的绿

鴉在等我,其实我也
在等鴉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作品吗?
请我喝杯酒,买一本诗集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