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从通报、生活报到中国报》

约2004年,我对创业守业之难深有感触,遂想起已逝的公公,当年是如何白手兴家的呢?我小时候不常与公公见面,而且他向来严肃,纵然见面我也不敢多话,因此对他所知甚少。当时我想,要多了解公公,只有问我父亲了。

父亲兴致勃勃的从他自己的童年写起,每两三日就发一封电邮给我们两兄弟。写着写着,公公的事迹写完了,他意犹未尽,继续写他自己的故事,依旧是数日一封电邮。这些珍贵的文字,记载平日言谈间少提的事与情——关於工作,关於生活,关於亲人。我们因此更懂自己的父亲。

父亲逝世后,许多和他有渊源者纷纷发表相关的文章,观点角度不一,无论为纪念或记事,皆甚有意义。可是,亦偶有扭曲事非甚至厚颜虚构者, 居心叵测,读者宜客观处理。

家人们决定把本书付梓,一来因为父亲生前似有此意,二来给亲友留个纪念。这些是父亲写给孩子的信,我想,世间难有比这更真诚的文章了。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