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巷

是不夜的大街梦中难醒的幽灵
霓红在另一边,音乐在另一边
光线只於后窗微微渗出
轻轻的耳语与呻吟
披着同样的冷月那即用即弃的安全套
和循环使用的针筒
垃圾和渠水
在灰猫的嗅觉必有异常的刺激
在爱欲吟哦的檐顶
每一颗星子都焚灭
只余扩张的瞳
含情脉脉的凝视
这无人敢涉的天堂

窄迫的长巷有人走入
复回头走出,再走入
不经意沾湿了趾尖
犹豫那端的出口,和大街的
一样吗?

2005.0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