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盈事件给我的四堂课

範盈事件給我的四堂課

網上批評範盈的人,自己難道從沒說過比她更損的話?差別是這些話都不留記錄罷了,此刻站在道德據高點找對象發洩情緒—…

千千万万个人微言轻的人

千千萬萬個人微言輕的人

當舉國上下都在譴責講強奸笑話的老師之時,我想的不是老師的對錯,太鮮明了,無須討論,我覺得有趣的是師生之間的“權…

那些网民,谁来的

那些網民,誰來的

我不是說你,也不是說我,是說他們,他們叫“那些網民”。那些網民是人間最噁心的存在,比螻蟻還賤,比不堪更不堪,是…

素食荤食,关人鸟事?

素食葷食,關人鳥事?

南多雞取消了素食選項,讓吳維彬失望了,然後他做了一件全天下消費者都可能做、也有權力做的事— 不爽…

不当环球小姐是人

不當環球小姐是人

“黑人自己選擇生在美國,就應該泰然承受挑戰。” 想像你在社媒上看到有人發這句話,你大怒,怎能容這些種族歧視者大…

传说中的网军

傳說中的網軍

2007年以後,寫作變得很不一樣。那年是分水嶺,智能手機、社交媒體開始進入市場。以前,寫作單向發表,中有編輯把…

脸书“病狂”

臉書“病狂”

我接受臉書加友非常隨便,不一定要是現實生活中有交集的人。快滿五千人了,在這過程中觀察到幾類和我所知道的正常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