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断舍离,Bro?

什麼斷捨離,Bro?

我想像,假如事件男主角是我,拋棄珍藏幾十年的東西,絕對絕對不是因為相信什麼斷捨離。林金城曾經告訴我一段和某僧…

我是个行销定位失败的例子

我是個行銷定位失敗的例子

多年前就有個朋友問我,我究竟算是什麼東西?他並無貶意,而是看到我的部落格上除了中文還有英文,於是好意提點我關於…

《买书撑大将》

《買書撐大將》

2020,是個艱辛年。年初起,COVID-19肆虐,對經已艱辛的本地中文出版業,可謂雪上加霜。我們面對庫存壓…

“赤壁”之战

“赤壁”之戰

我是透過朋友的臉書才注意到一則新聞,從照片上看,馬六甲一些老街牆上畫了壁畫,畫中有哆啦A夢、Minion等。這…

鬼仔变鬼佬

鬼仔變鬼佬

我對老街沒太深厚的感情,那是因為我並不曾在那裡生活過,但那是祖輩活動的地區。我不知道老街算不算法律上應受保護的…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

那些喝不醉的詩人

導演絲毫沒有掩飾地明說,詩人不是演員,短期內定無法把我們調教成合格的表演者,這樣的演出會砸了他的招牌。我絲毫不…

魔诗
|

魔詩

我已記不起詩人的輪廓,就算凝視照片也想不起他二十年前的樣子。當時見面,應是在蘇丹街附近的大將書行,洛夫應邀來馬…

陈氏书院的LED

陳氏書院的LED

約30年前,動地吟的前身“聲音的演出”便是在陳氏書院辦的。月光下詩人傅承得、遊川等對著兩百觀眾吟唱家國詩曲,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