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字的文盲

識字的文盲

“翻譯很爛!”“讀不懂在寫什麼XX!”XX當然就是粗話了,罵得我心裡淌淚,不過卻不是為自己難過,而是為他們難過…

“做么没有中文字幕的?”

“做麼沒有中文字幕的?”

首相宣布行動管制、元首演講的視頻底下,注意到一些華人留言:聽不懂,有中文嗎?有者甚至語帶不屑。馬來作家Fais…

解决老师寻找评委、讲师的难题

解決老師尋找評委、講師的難題

各位校長老師、比賽活動負責人:大馬政局、疫情一團糟,其他事情還是要繼續,比如教育、文化、文學、藝術,比如詩歌朗…

再见马智礼

再見馬智禮

馬智禮在宣布辭職的記者會上表現溫文儒雅。他細數政績,十之八九我不知道。此後,忽然有好多人彈出來感謝馬智禮,比如…

董总在放火烧桥

董總在放火燒橋

我後知後覺,數日前才得知董總將號召華團大會,抗議在華淡小推動爪夷文單元。不知怎的,專欄寫了這麼久,就這件事特別…

三场“音乐会”

三場“音樂會”

這個週末,很奇妙的被音樂圍繞。先是星期六的莫文蔚演唱會。一般上我打死不去演唱會,但礙著某些人情不去可能真的會被…

蚊型脚车和蚊子脑袋

蚊型腳車和蚊子腦袋

“蚊型腳車”?不知道這詞從何來,也許是要表達車身較小吧?原來國文lajak應該是“快”的意思,但若直譯成“全速…

独立日,我独自思考爱国

獨立日,我獨自思考愛國

獨立62週年了,電台叫我為國慶日講兩句話,不知怎的,第一印像是這62歲的老翁有點老糊塗,左手整天和右手打架,左…